在美国考驾照路考是什么体验?

宠物 匿名用户 提问于 2017-10-12 16:55:33 浏览数 146


2 个回复

热心网民 创建于 2017-10-12 17:27:53

先后出版了《我从战场归来》、《我钻进了金字塔》、《重返巴格达》的唐师曾最近又出书了,《我在美国是一个农民“(华谊出版社2002年6月)是唐代1995年由两家博照到美国经营农机,独自驾车周游美国后写下的他在远行中的所见、所闻和所感。下文是该书节选。
兜里揣着一大摞各国驾照,我想上路

  美国被传说成车轮上的国家,似乎美国人一生下来就会开汽车,然后才长出腿脚学走路。这对满脑袋意大利浪漫情怀、痴迷各种运输机器的我更是梦系魂牵。仅仅单凭这一点,美国就是一个充满诱惑的去处。

  我到美国时驾龄已有10多年,不仅跑过上百万公里的各式公路,而且擅长冰原、沼泽、沙漠等野外越野驾驶。装甲兵学院许延滨院长在聘我为 上校研究员的同时,还为我颁发了二级坦克驾驶证,我撰写的越野文章被十几家报刊反复刊登。汽车使我腿残而力不残,假舟揖而至千里。我兜里揣着一大摞各国驾 照,足迹遍及亚、非、欧的几十个国家。汽车帮我拜会有趣的人,带我去无人涉足的地方,使我的生活不再屈从于周围的环境。   

报名耗费一天时间,美国衙门也折腾人

  二大妈移民加州虽已半个多世纪,但传统中国人的胆小怕事积习难改,她将其诠释为法制观念。尽管我兜里揣着好几国的驾照,在加州公路上往 来如飞,可二大妈仍坚持要我考个美国驾照。因为为我签发驾照的大多是美国人眼中的“恐怖国家”,或是动荡不稳“法纪荡然无存的蛮莽之地”。好在我从小学到 北大毕业,一直视考试如儿戏,区区美国驾照,何足道哉。

  美国主管驾照的是各州的机动车管理部,简称DMV。各州DMV接受各州州政府行政领导。加州DMV下设众多分部,遍布加州大城小县人烟所及之地。像洛杉矶竟有十余处DMV分部,而我所在的帝王谷县也在布劳利、埃尔森特罗、加利西哥等小城设有多家分部。

  埃尔森特罗机动车管理部设在繁华的帝王谷大街一座深红色砖房里,门前是巨大的停车场,张贴着各种醒目的英文、西班牙文标牌,西班牙文甚 至多于英文。从热浪袭人的大街推门而入,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人精神一爽,巨大的U字形柜台后是十几个菩萨般正襟危坐的大小官僚,每人端着一张扑克脸,透着重 权在握的杀机。按标牌提示的程序,我排在最外面一行人的队尾,等候报名。

  排了半个多小时才轮到我,我竭力和颜悦色地凑上前去,把我的情况如实禀报。讲了半天,这老兄只是侧耳倾听,毫无反应,我怕他耳背,又车 轱辘话大声重复一遍,守在一边的二大妈担心我英语发音不准,又用纯正的波士顿英语再说一遍,这老兄才好歹有了反应,嗓子眼里咕噜出一长串西班牙文,我求援 地望着二大妈,二大妈说,这家伙只会讲西班牙语。原来美国人中大约有2400万人讲不好英语,由于“人权”原因,这2400万人有权使用自己母语生活而不 思进步。我碰上的这位老兄大概就是这二千四百万分之一,幸亏他说西班牙语而不是古吉拉特语、巴利语、吐火罗语,否则我还得回北大请季羡林先生来翻译。

  这时走过来一个傻乎乎的大洋妞,刚一搭话,一口咬定我得先有社会安全卡,拿到社会安全号码后,缴12美元即可在此参加文字考试。于是我 立即开车奔赴社会安全卡申办处。申办处的官员一听考车,张口说得先有考车笔试合格证才能申请,听得我满头雾水,不知法制国家的哪家法大、我应何去何从。姜 到底是老的辣,二大妈走上前说,这位中国年轻人的英文不够好,请您把您讲过的写在纸上,并签上您的大名,免得机动车管理部的官员再把他打发过来,耽误您的 时间。这小姐极爽快地找来张公文纸,左手握住笔,一挥而就。

  返回机动车管理部,已接近下午5点。所有官僚都准备下班,我挤上前又从头到尾复述一遍,并把社会安全卡申办处小姐出具的公文纸呈上去。 一位矮胖而风情万种的半老徐娘接过公文纸钻研良久,又半倚过身子把头伸向邻近的同事,同事则把鼻子埋到她云鬓中,两人又钻研一番,这才同意我报名。   

考试,我仅用了10分钟

  呈上护照和12美元,我充满敬意地耐心等待这位女士喝完一大杯咖啡,才小心翼翼地请示如何考试。小姐红袖一扬,抛出一本不算前言、图 例、序、跋,仅正文就有97页的《1996加利福尼亚驾驶员手册》,该书由公共服务局印发,免费赠送所有准备驾车者。加州州长皮特・威尔逊在该书第一页宣 称这里囊括了加州机动车交通安全的全部法规要旨,奉劝驾车者遵循传统、奉公守法。粗略一翻,觉得大都科学合理,与中国、埃及、以色列、伊拉克们的道德观无 异,如“在车上乱扔废弃物罚款1000美元,责令清扫卫生并记入档案”;“驾车者不得佩戴各种形式的耳机、耳塞”等。但有的条款则十分怪异,如“不得在公 路上玩弄火器或射击交通标志”,难道美国人都有扛枪上街射击交通信号的癖好?

  1991年我在开罗考埃及驾照事先准备了一大堆交通规则,结果考试时埃及警官仅问了我两个问题:一是时速限制;二是停车标志,是我历次考车最简洁的一次。看来刻板如呆鹅的美国考官非得让我把这本言辞怪异的法规全背下来不可。

  三天以后,我精神抖擞地重返埃尔森特罗机动车管理部。考官是一位梳着大马尾辫子、身着花格衬衫、一身肥肉、脑袋很大眼睛很小的家伙。我 这人向来不以貌取人,每遇其貌不扬者,都有同病相怜之感,因为我本人不仅足不良于行且相貌丑陋,除了我妈没人爱看我这张脸。但这家伙不该看完我的护照随手 甩给我,还加了句“红色中国”。我问他红色中国怎么了?他避而不答,反问我想答哪类试卷。我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有各种文字,可以任选,一般人都选西班 牙文。我说我要中文,他说很长时间没人要中文了,不大好找。我说既然他们用西班牙文,我就用中文。尽管我的英文交通法已倒背如流,可我仍偏爱母语,像那些 英国、法国、西班牙人一样。他听罢翻着长得颇似肚脐眼的小眼睛,挺没劲地瞪了我一眼。

  领完试卷,奉命到位于大厅一角的考试区,站在每人一张的高桌子前答卷。试卷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全是看图题,第二部分是36道问答题。回 答方式全是托福、GRE那种在正确的答案处涂黑圆圈。看到周围几位抓耳挠腮、万般痛苦,我仿佛又回到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那时我最擅长的就是考试,可眼下 这里根本无人监考,几个獐头鼠目、衣冠不整的家伙公然交头接耳,竟没人出来管一下。

  我用了10分钟结束战斗,得意地环顾四周后才趾高气扬地呈交试卷。我这毛病始自垂髫时代。当时正赶上“文革”抄家,我又文弱,考试是我 为数不多的“显圣”机会。我这人做事毛糙,但效率极高,可以眼、嘴、手、脚同时干几件事,每次考试,我总是头一个交卷,交卷前还要用力关上铅笔盒,声震环 宇。同时警惕着是否有人会超过我,一面收书包一面用很轻但大家都能听到的音量,对身旁煎熬着的女生说:“请让我过去。”考试成为我争强斗狠的娱乐项目。这 劣习一直伴我至今,尤其是当着我的二大妈。   

我驾照的编号7575775,仿佛
暗含着:气我、气我、气气我

  卷子很快批下来,看图题是100分,可选择题竟没一道对的。小眼睛考官颇有些幸灾乐祸:“你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图画部分,可在选择题上令人失望。欢迎你下次再来。”

  我接过试卷,真他妈见鬼了,判卷子的机器竟然说我全错了。再看我选择的答案:校区限速25英里;戴眼镜者未戴眼镜严禁驾车;路口左转弯 车辆对面直驶而来的车有优先权;残疾人车位永远禁止其他车辆停放;超车后,中后视镜显示后车两个车灯时表明有足够空间回到原车道;任何时间堵塞路口皆为违 法行为;18岁以上成人血液最高酒精含量(BAC)为0.08%……简直是上帝推荐的标准答案,可机器说我全错了。

  站在一边的二大妈也开始对我的考试才能表示怀疑,试卷上拗口的中文让她不知所云。浏览一遍之后,我确信判卷子的机器有问题,不是不懂中 文就是歧视中文。我要求再用英语试卷重考一遍,肯定100分。可“肚脐眼”撇嘴揶揄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听他这么一将,我争强斗狠的本性像一股烈焰腾 然而起,我把摄影背心里的一大把各国驾照摊在桌上:“我在几十个国家开过车,从未吃过罚单、也未出过车祸,我有多国合法驾照。我在北京是几家报刊的专栏记 者、七所大学的客座教授,掌握标准的汉语。要么是加州交规的汉译有问题,要么是你的判卷机器出了毛病。”见我这么坚决,二大妈也走过来,母鸡护雏般要求逐 条复核考试试卷。“肚脐眼”的上司也过来询问:一个A卷l00分的人怎么会B卷全错?

  查卷结果石破天惊,“肚脐眼”的上司一路Sorry着向我们解释,原来加州中文试卷虽拗口,但词能达意,判卷机器也工作正常。只是“肚 脐眼”放试卷时,目力不济,将我试卷前后弄乱了次序,由于位置颠倒,判卷机的齿孔与我答案的涂黑处无法吻合,自然全对不上。“肚脐眼”的上司假装亲热地拍 着我的肩膀:“你考得太好了,你现在就可以预约路考时间。”边说边开给我一张临时驾照,编号是:加州B7575775。

  接下来简直是做噩梦,陪我路考的竟又是“肚脐眼”,不用多练达人情,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全美国顶没教养的小人。果然,他故意让我在路口停 车、在学校门口加速、在禁止转弯处转弯。我看出这小子居心叵测,于是处处当心,气得他破口大骂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我陪着笑脸说听交通规则的。结果,他硬 是取消了我的考试资格。第二次路考与前一次一模一样,他又让我搁了浅,还挂着一脸大猩猩才有的狡诈笑容提醒我:“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二大妈还真被这个把我的计划弄得一团糟的混蛋吓破了胆,硬拉我到20英里外的布劳利再花12美元重新报了名,我的笔试成绩还是l00 分,并预约两个月后再路考。由于冬季的寒风已悄悄露面,科罗拉多大峡谷已经开始降雪,而我必须在严冬到来前孤身一人驾车环绕整个美国。  

  两个月后,我从美国东北角的波士顿、纽约、华盛顿、费城直插东南的亚特兰大,向南横越孤星之州得克萨斯再向西斜穿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回 到我的家。我告诉“肚脐眼”,我刚环绕美国行程2万英里既无车祸、也无罚单。这小子恐怕是平生第一次睁圆了烂眼边的肚脐眼,仔细端详一大摞我和我车沿途的 留影,突然迸出两行浊泪,说我真像他当年孤身开发西部的爷爷,是美国西南的孤星。我这才知道原来美国人也有不读书不走路的,他们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个自己 心目中的埃尔森特罗。于是我无需再开20英里去布劳利路考,一想到白缴了12美元就心疼。“肚脐眼”不仅签发给我正式驾照,还送给我一张名片说他叫约翰・ 吉赖斯派,是我最忠实的朋友。作为回报,我送他一张我和卡扎菲的合影。从此我不再叫他肚脐眼而改称约翰,他也四处吹牛说他是恐怖分子卡扎菲哥儿们的哥儿 们。到这时候我才恍然两个多月前我临时驾照的编号B7575775的含义:气我、气我、气气我。也许天意要我被三气之后才能获得美国驾照。

未名 创建于 2017-10-12 17:43:11

18岁以上的成年人只需要出示护照和I-94就可以报名驾照考试了,I-94需要到国土安全局网站下载打印
(网址: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 Consent),这里要注意I94的有效期至少还有两个月。

选择一个DMV(网址http://www.dmv.ca.gov),可以网上提前预约,也可以直接去。到达后,说明你要考driver license,工作人员会给你一份表格(可以要求中文表格),可以当场填好,就是一些个人基本信息,包括眼睛颜色,身高,体重等。表格有一些内容,比如是否捐献器官和遗体之类的。

填完表格,再到第一次排队的地方提交,然后会给你一个号,等叫号,到你的时候到窗口办理。当场会进行视力检测,距离大概3米左右,字是一样大小,让你念第几行,照着念出来就行。按指纹,然后缴费33刀,并说明要求中文考卷。

完毕后,到另一个窗口排队,按指纹并拍照,记得喊“茄子”。拍完照片就可以到旁边考试的位置排队了,考试的位置是开放的,类似电脑房那样一格一格,大多数是站着考。

再提供一个网上的考题地址:http://www.ccyp.com/trAFFIC/

考试题目的90%都涵盖了,有几道题可能会没见过,但应该问题不大的。

考试一共36题,24条文字题,12条图形题,这个对以擅长考试出名的中国人来说,毫无问题。我一共错了2条,但我感觉是没有错的。反正不超过6条错误就可以通过了。考完后,现场打分,通过后给你一份实习驾照,只要有一位有驾照的坐旁边,就可以合法驾车了。

如果你从来没有学过车,或者没带中国驾照,就取得“许可”(PERMIT),但必须有驾照的人坐在副驾驶位子上指导,后排乘坐者也必须有驾照;如果带了中国驾照,就发加州临时驾照(TEMPORARY LICENCE),可以独立开车,也可以指导PERMIT开车,但有效时间只有三个月。

预约路考的等候比较长,一般需要一个月。第一次路考如果不通过,再预约下一次,又要一个月左右。
路考需要带好护照、预约的单子,PERMIT或者TEMPORARY LICENCE,考试用车的车辆登记单(register owner card),车辆保险四样东西。DMV是联网的,可以在加州任意一个城市进行路考。我预约到旁边的一个城市桑塔阿那市去路考。只需要等十来天。

路考时自己带车,租车或者借朋友的车。当天,带好文件,在DMV登记好之后,把车辆开到专用通道,等待考官考试。

先是考官在车外,要你检查车辆。车窗摇下来。考官让你打火,问你左方向灯,右方向灯,脚刹车,手刹车,应急灯,除雾装置,喇叭,雨刮器,大灯,远光灯等等,你做一遍或者示意给他看。还要做手语。把左手伸到车窗外,手伸直为左转,手向上为右转,手向下为停车。这是为防止转向灯失灵而设计的。然后考官上车,让你看考核打分表格并签名。并且告诉你按照他的指令开车,他不会提供错误或违法的指令。考官都用英语。

路上指令有:向前,左转弯(下一个信号灯或下一个转角左转弯),右转弯,左转弯进第几个车道,向左变道,向右变道,路边停车,倒车等等。

开回DMV后考官会指出你的毛病。然后给你写评语,算分。如果你三项都符合标准,恭喜你通过了。如果一项不符合,欢迎再来,一次交费和书面考试后共有三次路考机会。

相关问题

2015-11-27 11:07:01 宠物店怎么开 546

2015-11-27 10:52:52 宠物有关的工作有哪些 612

2015-11-27 11:01:02 宠物狗发情怎么办? 551

2015-11-27 10:56:58 宠物美容包括什么内容 762

2015-11-27 11:00:32 家养宠物狗身上有跳蚤怎么办? 710